央廣網北京5月27日消息(記者蔡賀涓 實習生柴妙依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關註三張新聞面孔,第一張臉上寫滿焦急,家裡孩子病了,六點鐘大早上起來就去掛號,專家號都掛不上,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。
  第二張臉上是寫滿了得意,我能急您所急,專家號隨便您挑,一張三百。
  第三張臉上寫滿無奈,一天看幾十個病孩,一個號就頂到天。也就是說也就14塊錢,但是歡迎卻說,我花了好幾百塊錢掛票,您可得給我好好看看。
  這樣的三張面孔,或者說是三個表情,幾乎天天都會出現在北京兒童醫院里,在這一個五塊錢的號,被賣到兩三百,甚至五六百,更邪門的是,實名也好,公安突擊抓人也好,甭管什麼招,這號販子總是能燒不盡吹又生。
 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讓我們一起零距離的直擊號販子:
  北京兒童醫院門診樓前,三撥不同的號販子先後圍攏記者,分發名片,記者以患者家屬身份和一個號販子攀談,他言談中透露不管哪個科、不管普通號還是專家號,他都能掛到:
  號販子:什麼科?
  記者:泌尿科。
  號販子:泌尿科我這有,專家的我給你找一個,三百塊錢。
  記者:普通多少錢?
  號販子:普通二百塊錢。
  這名號販子聲稱,自己非常專業,從網上預約掛號、出號、排號到賣號,都有不同的人分工合作
  號販子:今天約三個月之內的,禮拜一的,明天再約禮拜二的,依此類推。我們天天都有號碼賣,天天有專門約號的,我們專出號的。
  記者:還不同分工的。
  號販子:對對。
  記者對“實名制掛號”表現出擔憂,號販子說,目前並不能做到實名制看病,即使掛號單上不是患者姓名,醫生也還是會接診:
  記者:能不能用,因為我擔心不得用身份證掛號嗎?
  號販子:我騙你有什麼用,我的電話派出所都有我的手機登記,我幹了八年了,用我們的身份證取號,取了號拿了到上面,你不得有就診卡,到大夫那看病刷自己卡。
  醫院北側掛號處的電子屏上,70個掛號科目百分之90以上剩餘號都是零,但是掛號窗口前仍有幾百位家長在排隊,一位山西的家長告訴記者,自己徹夜排隊才搶先於號販子給孩子掛上號:
  記者:號販子多嗎?
  家長:不少了,多了,得有十多個,二十多個的。
  記者:有人管他們嗎?
  家長:當然,有幾次保安說過,我不睡覺在那排隊,像我周六周日過來的,想排到第一個第二個得一宿。
  剛走出掛號處,幾夥兒號販子又前來拉生意,他們有時互通有無,有時互相拆臺,秩序混亂:
  記者:多少錢?
  號販子:你給三百塊錢得了。
  記者:那個人他說兩百塊錢。
  號販子:兩百塊錢沒有號,他得找我拿,下午五點開始排,排到早上七點掛號。你不要我該賣給他了。
  記者:你們不是一伙的嗎?
  號販子:不是一伙的。
  號販子:你想不想看病,想看我就給你找一個。
  記者:可是你剛纔不說得實名制嗎?
  號販子:就是實名制。
  號販子:實名制高價行不行?
  記者:我現在要要,你能現在給我掛上。
  號販子:能。
  記者:他們說你那號都是從他那拿過來的。
  號販子:說那廢話,他要給我辦下來,我把頭砍下來當皮球踢。
  月壇派出所民警解釋:
  民警:只能治安拘留,我們每天都抓,每天都回來,他跟您交易的時候,您也得在場,而且治安拘留只能五天。弄好多人到這排隊,他形成一個產業鏈,他們都知道,你不能把我怎麼樣。
  記者:這樣交易了,然後怎麼……
  民警:拘留,他們之間就形成一種團夥式的。
  記者:但是沒有罰款什麼的。
  民警:十塊錢的號倒三百塊錢,你罰他五十,掙二百五十塊錢呢。罰了就不能拘,拘了就不能罰。
  哪裡有市場,哪裡就有買賣。即使,這買賣不合法。號販子的存在,不是一朝一夕,既然有關機關,招兒都使完了,不如廣開言路、 群策群力。
  網友A說:取消掛號台,專業導醫前置。交普通診費,普通醫生初診,簡單疾病,直接治療。確需專家會診的,由院方開具“專家會診專單”,病人憑單求診。
  網友B說:患者直接在 指紋叫號機前 排隊,在叫號機上留下患者或一名陪同者的指紋。專家憑指紋機上的指紋叫號問診。候診、問診,只能一名大人加一名小孩。我就不信:會有家長把孩子交到陌生人手中。
  友C說:既然國家能打擊票販子,嚴厲入刑,那為何就不能打擊號販子呢?通常,號販子抓進去幾天就放出來了。很明顯,治安拘留,懲戒力度遠遠不夠。  (原標題:壟斷號源利潤高企 北京兒童醫院號販子屢禁不絕)
創作者介紹

說謊

ae01aexmw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