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“命懸一線”,8%國民將定生殺
  英國真的會在本星期四因為蘇格蘭公投而走向分裂嗎?這在不久前聽上去還像是個玩笑,而現在它是個嚴肅的懸念。
  卡梅倫政府兩年前慷慨批准蘇格蘭就獨立問題舉行公投,“民主能解決一切”,這是當時他和同僚的信念。然而大家都沒有想到,原本十拿九穩“走程序”的事情,逐漸演變成威脅要摧毀英國的政治風暴。更有甚者,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獨立黨人、比利時弗拉芒語區的獨立黨人等也都受到蘇格蘭事態的鼓舞,宣佈將公投或研究舉行公投的可能性。
  一戰前歐洲只有19個國家,如今僅歐盟就有28個,關於歐洲分裂成眾多小國的利弊一直存在爭議,但是如果“民族自決”原則肆意發酵,那麼歐洲就將不斷分裂成更小的碎塊,這同歐洲一體化進程南轅北轍,是少數人利益與多數人利益對立的典型情況。
  英國多數人都不希望分裂,英國一些媒體在質問:這個國家的命運難道應當由8%的人(蘇格蘭人占英國國民總數的比例)來決定嗎?同樣,少數人可以結束西班牙、比利時,甚至法國的統一。如果全世界的小民族都效仿蘇格蘭的樣子,那麼地球將變成一個不斷切菜和剁肉的超級廚房。這當中,有些國家或許有能力做到“和平分家”,但很可能有更多因此而劇烈衝突,直至走向戰爭。
  全球經濟依舊低迷,困難幾乎在所有國家都是內部矛盾激化的誘因。這時候如果放縱分離主義,它就會成為以最壞方式聚集社會不滿的宣泄口,以及消耗社會種種不滿的焦點。人們要經過很久並且吃了大虧之後才會明白,他們當初都愚蠢地幹了些什麼。
  圍繞統獨,希望獨立的群體與全國公眾各有什麼樣的權利?這個問題在世界範圍內並未得到有效解決。法國法律規定地方公投不得傷害國家主權,德國也不允許各州隨意搞公投,俄羅斯當然更不允許,烏克蘭至今不承認東南各地的公投結果。很多人認為,卡梅倫政府兩年前的決定過於輕率,如果蘇格蘭獨立成功,卡梅倫就是英國的“罪人”。
  蘇格蘭公投說到底反映了西方發達社會內部凝聚力的衰退。新興國家崛起在逐漸改變西方社會長期優越的自我感受,這有可能損害西方社會穩定的根基。亨廷頓曾經預測蘇格蘭分離出去的危險,他甚至預言美國也將面臨分裂的危險。西方人的生活水平一直是全球最高的,不合理的政治及經濟秩序支持了這一局面。如果西方利用全球資源和市場維持高生活水準的能力略有下降,西方的穩定很難說不嚴重動搖。
  西方政治制度曾經釋放了民間的巨大力量,在世界競爭中拔得頭籌。但是這種政治模式在歷史的長河中反覆沉澱,積累了一些毛病。比如它關註眼前利益,忽視長遠利益。它常常向民粹主義無底線妥協,對理性的支持不足等等。經“民主方式”做出錯誤決定的例子比比皆是。蘇格蘭分離主義被公投放大成眼下的樣子,這應是最新的教訓。
  當然,也許蘇格蘭公投最終是一場虛驚,英國在把很多歐洲政府嚇出一身冷汗後得以自我保全。然而無論如何這都是一次警告性示範。蘇格蘭的情況在突破英國的國家控制力。英國王室等很多重要力量都在沉默,擔心進一步刺激蘇格蘭的投票者。英國的統一派們在祈禱。
  這是世界“西式民主隊”圍繞公投“最高水平”的表演,它的結局尚不確定,但它已經從原計劃的地面舞臺劇變成了在高空行走的鋼絲舞。這是它迄今留給世人的最深印象。
 
 
創作者介紹

說謊

ae01aexmw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