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州觀察@關註咪表泊位
  廣州日報評論員
  廣州停車費上漲至今已滿4個月,停車費除了收歸財政之外流向依然未被破解。廣州有6426個咪表經營泊位,誰在經營、如何操作?收入幾何、流向哪裡?……本報記者調查發現諸多疑團,停車費上繳財政數據打架,源頭也指向咪表公司。
  套用時下一句流行語,停車費果然是“有錢任性”,錢反正收了,但具體收了多少、流向何處,也不知是真沒人知道,還是有人知道卻不願說。儘管媒體追問不斷,但至今沒有誰能拿出一本嚴絲合縫、對得上數的賬本來。當然,據新華社報道,停車費收入“跑冒滴漏”並非廣州一城獨有,北京、上海等地也有相似情況,有的城市甚至幾年來一分錢也沒納入財政。說明停車費的“有錢任性”並非個案,必須找準共性問題,系統性糾偏。
  首先,理念上應堅持公益性。咪表停車位占用公共路面,本就屬於公共資源,即便劃為停車位也是為了便民。既是公共資源,首先就要講公益,其次才看效益。換言之,咪表停車賺不賺錢並非關鍵問題,而是要真正取之於民用之於民,為緩解交通擁堵加分,為公共交通建設輸血。而眼下有關部門將咪表車位經營權交給社會,卻對企業盈利與反哺財政間的巨大利差一問三不知,正給公共利益私人化留下了空間。按理來說,停車費上繳不足,直接受害者應是政府財政,為何一些部門反倒對此“三緘其口”,頗有“慷公共利益之慨”的嫌疑。
  其次,是管理上應制度化。停車費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公益性,只有在能收進財政大盤子的前提下才能實現。一方面,是程序上的合規性,本報調查發現車位招標空檔期長達3年多、3122個咪表泊位11年後卻成了6426個……此類咄咄怪事恐難找到合乎情理的解釋。另一方面,是管理上的科學性,比如很多市民詬病的“李鬼”停車位、收費員私下收錢等亂象,也暴露了經營方和監管方發力不足,希望借助二維碼等新手段,多少能給科學管理加幾分。
  再次,是信息公開應透明化、常態化。前文所述的公益性要實現,管理制度化要實現,一方面當然需要審計等部門的介入。近日廣州市審計局已在相關審計中發現,2家咪表公司有70條路段的咪表收費未上繳,已繳費路段的車位數少於實際經營車位數,且差異較大。審計部門已要求追繳,公眾不妨靜待後續;另一方面,還需要有關部門主動公開,回應輿論監督、公眾監督提出的疑問,只有將停車費這筆糊塗賬放在“陽光”下曬一曬,讓公共討論介入停車位招標、收費、上繳、分配的每一個環節,才能體現其公共資源的根本屬性。
  誰都知道公共資源是屬於全社會共有的資源,但如何防止濫用、體現其“公共”本義,需要從理念、管理、信息公開上拿出點真本事。從此推而廣之,車牌拍賣、戶外廣告招投標等涉及公共利益的行為,均應以此為戒,秉承公平公正公開原則,別讓公共資源再成一筆“有錢任性”的糊塗賬。  (原標題:別讓公共資源成“有錢任性”的糊塗賬)
創作者介紹

說謊

ae01aexmw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